【我的娇妻与爱女】(第七章)

少妇   ·   发表于 7天前   ·   综合精粹
作者:weilehaowan
2010/07/23发表于:
本站首发


                                                    第七章

      我一下子呆住了,他来干什么?

      两年多没见,我竟然觉得眼前的刘强有些陌生了——他本来是我从小到大的
玩伴,我最好的朋友啊!

      要是在孩提时代,我们一见面可能会打闹在一起;学生时代,我们可能会擂
对方几拳,然后哈哈大笑;他跟我姐结婚后,他见到我会促狭地眨眨眼,暗示我
叫“姐夫”,我总是一撇嘴,怎么也叫不出口;当前几天姐姐对我说起他对姐姐的
种种不好时,我认为再跟他见面,我会不由分说地冲上去狠揍他一顿;可我跟姐
姐发生关系后,我就有点儿怕见到他,觉得无颜面对他……

      刘强倒是神色如常,走到我身边,问道:“你姐是不是前几天来找过你?”

      我点了点头,猜不出他的来意。

      “你忙吗?我想跟你说几句话。”

      刘强的口气很正常,我心里却扑腾扑腾直跳。

      我故作平静,淡淡地问:“有事吗?”

      “这里不方便吧?”刘强听到走廊里有脚步声,皱了皱眉,“找个安静点儿
的地方说话吧。”

      我把他带到了我的宿舍,关上门,我指了指床:“屋里连个凳子都没有,你
坐床上吧。”

      刘强摆了摆手:“你坐吧,我站着就行。”

      我坐过去,看到他就站在屋中间,我跟他说话需要仰视他,这让我心里很不
舒服,感觉一开始就处于下风。我暗下决心,一会儿说话的时候,我的气势要强
硬起来。

      “你姐过来,说了我不少坏话吧?”刘强忽然提高了嗓门,“那她有没有告
诉你,她是来打胎的,她肚子里怀的是她跟老东西的孽种?”

      这话伤害了姐姐在我心目中的美好形象,我恼羞成怒,反驳道:“就算我姐
跟公爹乱伦不应该,你跟你妈就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儿吗?”

      “嚯!看来你姐还真是什么都跟你说了……”刘强的眼睛都瞪圆了,“她是
不是说我跟我娘也上床了?”

      回想姐姐当时只是说看见刘强和他娘亲嘴,倒真没说上没上床……我摇了摇
头。

      “哼,算她还有点儿良心。我娘告诉了我家里发生的事情后,害怕我受不了
甚至想不开,就……安慰了我一下,没你们想的那么龌龊!”刘强对这个话题不
想多谈,马上转移了方向,“你姐跟你谈完后,你是不是特恨我?”

      “刘强,我真没想到你是那样的人!”我咬牙切齿,怒目直视着这个伤害了
我姐姐的人。

      “咱们从小玩到大,你应该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刘强毫不回避我的眼
光,“如果你偏听偏信你姐的一面之词,我就冤枉死了。”

      我愣住了,难道事情不像我姐说的那样,难道我姐还会骗我?

      “你姐是不是说我对她不好?可你知道是为什么吗?不怕你笑话,我跟你姐
结婚到现在,总共做爱的次数……”他伸出两只手掌,前后一翻,“不超过二十次。”

      我眼睛仍恶狠狠地瞪着他,不知道他想说什么。

      “从处对象一直到结婚前,我每次想跟你姐上床她都死活不肯,我们的第一
次是在新婚之夜。这倒没什么,反而让我更敬佩她。当我洞房花烛夜发现你姐还
是处女时,我感到自己很幸福……”然而刘强脸上的表情一点儿都不幸福,“可结
婚后,我每次跟她做爱,她都是半推半就——就是让我得逞了,也是像一根木头
一样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一声也不吭,你说扫兴不扫兴?我起初还以为她是
性冷淡,虽然心里难受,也认命了,直到我发现她跟老东西……小勇,是你撮合
了我跟你姐结婚,可你知道吗?你姐她根本不爱我,我在她心里的位置还不如你
——她唯一喜欢和我聊的话题都跟你有关,除此之外,她跟我都没什么话说……”

      我无言以对,姐姐对我的痴情我心里是明白的。

      “你姐跟那老东西的事也都跟你说了吧?你说你姐傻不傻,老东西献点儿殷
勤,使个苦肉计,她就上钩了,对那老东西比对我还好,枉我这么爱她……”

      想起我姐说到她公爹时下意识地叫他“长海”,想起那个老家伙居然打算和
我母亲、我姐一块儿玩三人行,我知道刘强说得没错。姐姐还是太善良了,看不
穿刘长海的不良用心,还认为公爹是真的对她好。

      我忽然发现自己太被动了,我必须发动反击,于是我大声质问他:“我姐说
你在外面找小姐,在厂子里偷情,难道也是冤枉你?”

      “偷情?”刘强一脸苦笑,“秀秀是真心对我好,我打算跟你姐离婚,娶她!”

      “我姐同意吗?”我心里很痛。

      “她前几天从县城回来,我就发现她不正常,果然让我问出了她打胎的事。
你姐也说对不起我,愿意跟我离婚。”

      “那你找小姐的事呢?”我仍不甘心。

      “找小姐?你知道那‘小姐’是谁吗?是小雨,她也根本不是小姐!”

      “啊?”我吃惊地长大了嘴,半天合不拢。

      “小雨是一个好女孩,我们聊过很多次,以前是我冤枉她了。”

      “她现在在哪?”我着急地追问。

      “前段时间还在她姨开的旅店里帮忙。要不是小雨,那个旅店早关门了。”

      不是吧?想起来我到园林局上班不久,曾经凭着小雨和我相好时说的只言片
语,很费劲地找到了那家旅店,可她姨说小雨回老家了。我问她姨:“小雨还回来
吗?”她姨眼一瞪,很不友善地说:“小雨是回老家结婚过日子去了,还回来干什
么?”我悻悻地回去了,心里暗暗祝福小雨今后生活幸福。

      我把这事告诉了刘强,刘强苦笑道:“小雨当时就在店里。她不想让你怀着
报恩或者怜悯的心见她,所以才让她姨对你那么说。她姨知道你俩的事,对你一
肚子的怨气,怎么会给你好脸色?”

      我忽然心生疑窦:“你跟小雨怎么又来往起来的?”

      “我常在县城招待客户吃住,在她姨的旅店碰到小雨后,我就把那里当成了
一个固定的招待客户的地方。小雨很感激我,又有你这一层关系,所以我们也成
了好朋友。”

      “你说没有小雨,她姨的旅店早就关门了,是什么意思?”

      “她姨不会经营,旅店的效益不好,她姨又没有人罩着,黑白两道都常欺负
她。是小雨尽心尽力地帮着她,很多事都是小雨摆平的。小雨刚来县城的时候,
她姨出钱供她读书,还给她生活费,小雨很感激。”

      刘强看了看我,才又接着说:“我那时候听说她姨的旅店有小姐卖淫,就怀
疑小雨也是其中一个,其实是冤枉她了。那些小姐都是农村出来没文化又好吃懒
做的。小雨对她姨容留小姐卖淫很反感,可她姨说哪家旅社都有,如果她这里没
有,更招不到客人了,小雨也就没办法了。可她从来不搭理那些小姐,觉得她们
脏。为了她姨,她陪派出所和税务局的人喝过酒,可没有上过床,把他们灌得差
不多了,就让她姨安排小姐陪他们,她就抽身走了。后来她发现这样效果很好,
既保全了自己,还没得罪他们。小雨曾经跟我说,男人就是贱,轻易让他们得到
了反而不拿你当回事儿,这样吊着他们,他们反过来倒巴结她,哄着她……”

      这句话倒好像是在说我,我的脸不由自主地红了。

      “她刚来学校的时候,本来对班主任有些好感,被那个禽兽哄骗着诱奸了……
可让小雨没想到的是,那个禽兽竟然伙同学生处的副处长迷奸了她,还拍了一些
不堪入目的照片,要挟小雨供他们发泄淫欲。小雨知道自己对付不了他们,就
主动跟社会上的一些小流氓接触,借那些人的手教训了这两个衣冠禽兽一顿,拿
回了照片。后来,小雨就有些自甘堕落,连着跟好几个同学发生了关系,直到她
遇到了你……”

      小雨的遭遇让我唏嘘不已,心里很酸楚。

      “小雨说你是第一个让她真正动心的男人,她很想洗心革面,跟你好好相处
下去。为了你,她跟别的男人都断绝了关系,不惜得罪社会上的那些朋友,只想
着一心一意地对你。那次你挨打,是她最后一次动用社会关系,只为了给你讨回
尊严……但你后来忽然对她冷漠,让她很受伤。当然,这事主要怪我,没有我说
的那些话,你也不会那样……其实,小雨是个自尊心很强的女孩子,她不想主动
跟你解释什么,希望你通过自己的感受去了解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可那次暑假
结束返校后你们久别重逢,你忽然坚持要带套,严重伤害了她的自尊心,对她的
打击几乎是致命的。她不再主动找你,心里希望你自己良心发现,主动找她重修
旧好,但她失望了……”

      “所以她后来另寻新欢,居然找了李浩然?”我愤愤不平地追问。

      “李浩然只是她的一个道具,她只是想刺激你、挽回你。可她这样做是弄巧
成拙,使你离她越来越远,也使她越来越绝望。”

      我黯然神伤,为什么总是把别人往坏处想呢?

      “可小雨还是忘不了你,她跟我说,和你相处的那段时间是她这一生最快乐
的时光……知道你想留在县城,小雨用尽心机勾搭上了林局长。这件事她不肯跟
我细说,还再三叮嘱我不许告诉你。”

      我的眼眶湿润了,可忽然间某根心弦跳动了一下,我脱口而出:“你跟小雨
……上过床吗?”话刚出口,我就有些后悔。

      刘强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好大一会儿,他才艰难地点了点头,话说得也好
像很吃力:“当她从我嘴里知道你结婚了以后,非让我陪着她喝酒。我没想到她
那么能喝,连我这走南闯北对酒量颇感自豪的人都甘拜下风。喝完酒回到她姨开
的旅店,她在我房间里抱着我嚎啕大哭,简直是撕心裂肺啊!那晚,我们发生了
关系……可也只有那一次,后来她就再也不肯了。就这么一次,还让你姐给发现
了蛛丝马迹,给我扣了一个找小姐的高帽子。其实,我对嫖娼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旅店的那些小姐我连看都不看她们一眼。可就因为我常在那家有小姐的旅店住,
你姐就听信谣言,认为我是为了嫖娼,她宁可相信别人,就是不肯相信我。”

      我忽然想起一个问题:“你说小雨前段时间还在她姨的旅店帮忙,那……她
现在在哪?”

      “好多天以前,我在她姨的旅店碰到小雨,她头上裹了一条围巾,脸上还戴
着一个墨镜,我都差点儿认不出她。当时她的样子很慌张,急匆匆地往外走,我
拉住她问有什么事,小雨说她刚才在城外遇到一个酒鬼想非礼她,被她使劲踢了
几脚,可能给踢坏了。她现在去跟派出所的警察讲一声,让人家赶紧去瞧瞧,要
是去得晚了,恐怕会出人命的……小雨还跟我说,她不敢在这里呆下去了,想出
去躲一段时间。现在,别说我,恐怕她姨都不知道她在哪里。”

      我目瞪口呆,又哭笑不得。命运也太能捉弄人了,那个踢死我岳父的人竟然
是小雨,这也太巧合了吧!好像是命运的安排,小雨无意中又帮了我一把,老方
头没死的时候,他在方家是皇帝,而我就像是一个太监,心情郁闷、纠结;他死
后,方家就成了我的天下了,我可以堂堂正正地巡幸家里的两个女人,大声地吆
五喝六,有两句歌词很能反映我的心情,一个是“翻身农奴把歌唱”,另一句是
“解放区的天,是蓝蓝的天”。

      中午,我和刘强找了一家小饭馆吃饭。在那简陋的小雅间里,两个心情复杂
的人觥筹交错、借酒浇愁。

      刘强的酒量果然惊人,一瓶白酒不到半个小时就喝光了——我喝的还不到三
两,剩下的都是他大口大口地喝下去的。

      刘强又要了一瓶白酒,一边给我的杯子里倒酒,一边看着我说:“今天来找
你,是因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这满肚子的话不跟你说个痛快,非憋死不可。
我跟你姐离了婚,咱俩还是朋友吧?”

      我点了点头,心里明白,其实我也不想失去这样的朋友。

      “现在我也想开了,你姐她不爱我没关系,有人爱我!秀秀对我可是百分百,
为了跟我好,她一点儿都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她……那死心塌地的劲儿,啧啧……
我算弄明白了,找媳妇还是找爱你的,这样才实惠;别鬼迷心窍地去找你爱的,
那样你的命运就操纵在别人的手上了……”

      这句话我有深刻的体会,长叹一声,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又问刘强:“现
在你跟你爹的关系怎么样?”

      “那个老东西!”刘强恨恨地骂了一声,“他倒是还想要我这个儿子,可我不想
认他这个爹了。我娘也跟他撕破脸了,现在我和我娘住在村东头的新宅子里,和
那老东西分开住了。”

      刘长海家经济条件不错,刘强毕业前就在村东头新盖了三间大瓦房,刘强结
婚后为了互相照应,全家人都挤在老宅子里,新房一直空闲着,现在总算是派上
用场了。想想也是,一家人弄得势同水火,再住在一起也确实别扭。

      刘强忽然站起身向我凑过来,喷着满嘴酒气,在我耳朵边兴奋地低声说道:
“有件事一直压在我的心里,我也就只能是跟你说说……你说,我娘是怎么想的?
那天晚上她告诉了我你姐和那老东西的事,看我气得够呛,就抱住我劝我想开点
儿……这倒没啥,可她忽然亲我,把我吓了一大跳,想推开她吧,又怕惹她生气,
也有点犹豫,就亲了一会儿……后来我还是躲开了,想想挺后怕的,你说我当时
要是脑子一糊涂,接下来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哩……哎,小勇,丈母娘和姑爷、
公爹和儿媳妇的事咱们听得多了,你说这世界上有没有亲娘跟儿子的?”

      我一愣,迟疑地答道:“不会吧?那不跟动物一样了吗?”

      “嘿!你别忘了,人也是动物,只不过叫作‘高级动物’……”刘强的声音怪怪的,
“现在跟我娘住在一起,总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反正挺不自然的。我想
回去后还是赶紧把秀秀娶回家,不然我怕迟早会出事。”

      刘强说完就坐了回去,眼睛也不敢看我,好像在想什么心事。

      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心里暗暗揣测:刘婶是很风流,可她不会真的打亲
生儿子的主意吧?那也太荒唐了!

      吃完饭,刘强抢着结了帐,我送他去车站。

      刘强步履踉跄,很亲热地跟我勾肩搭背,对我说:“小勇,你这个人挺善良
的,就是有点儿软弱,有时候委曲求全,这样容易被人操控,难以干出一番大事
业……男人嘛,该强硬的时候就得能狠得下心,下得去手……你的性子也应该改
改了……”

      我不知道刘强是不是意有所指,可我知道他是一片好心,忠言逆耳。可问题
是,我改得了吗?

      过了几天,刘强给我的办公室打来电话,说他已经跟我姐离婚了。

      我知道刘强跟我姐结婚的时候没有领证,这在我们老家司空见惯,多数人都
不到法定年龄,只要你举办了婚礼就算结婚了,领没领证倒没人注意,所以有的
后来抱着孩子去领证,还有的过了一辈子都没领证的。这样也好,离婚也简单,
不用去民政局办离婚证,把村里人叫到一起把事情说明白了,女方从婆家搬出去,
就算离婚了。

      我有点担心姐姐,就回了老家一趟。

      姐姐自从刘强和婆婆搬到村东头,她也搬回娘家住了。现在村子里风言风语
的,她可没胆子跟公爹明铺暗盖。

      进门后,娘见了我,一脸的愁苦,问我:“你姐的事你都知道了吧?”

      我点了点头。

      “唉,刘长海真不是个东西,这下子可把我闺女祸害苦了。”母亲唉声叹气。

      姐姐坐在炕角,不以为然地说:“怕什么?我这辈子是不打算再结婚了,娘,
咱俩一起过,不也挺好的嘛。”

      “刘强他爹呢?”我问姐姐。

      “出门了。小勇,现在我跟咱娘一起住,你那屋还给你空着呢,你今天不走
了吧。”姐姐见我回来,很高兴。

      “嗯。”好久没回老家,我也想多呆会儿。

      “姐姐给你做饭去。”

      姐姐出去后,娘拉着我的手坐在炕边,喃喃地说道:“小勇,你说咱们家里人
的命怎么都这么苦?你爹死得早,娘和你姐现在都守寡,你又倒插门……”

      我将母亲揽在怀里,轻声劝慰她:“娘,你想开点儿,不管怎么说,我们还得
活下去,我相信日子会一天天好起来的。”

      饭后,我去村东头找刘强,他正好在家。

      刘婶看见我也挺高兴,不管她家和我家有什么样的瓜葛,但都跟我没关系,
所以刘婶对我的态度还不错。

      刘强屋里面还有一个姑娘,粗眉大眼,身材健壮,一看就是一个常年在外面
干体力活的村姑,最显眼的是那姑娘的身材前凸后翘,胸前涨卜卜的一对大奶子
把衣服都撑得鼓起来了;屁股圆滚滚的,把裤子绷得死紧……刘强给我介绍说,这
就是秀秀,邻村的,在我们村办塑料厂管仓库。

      秀秀很大方,主动伸出手:“小勇哥哥,你好,我常听刘强说起你,今天总
算见到你了。”

      我也赶紧伸手与她相握,她的手很大,手腕很粗,手掌上的肉很肥厚,也很
温暖。我发现她虽然五官长得不怎么好看,但胜在有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的,
好像会说话……我暗想,刘强就是被这一双大眼睛勾走了魂吧。

      刘强说,他下月就要和秀秀结婚了,现在正拾掇房子。

      奇怪的是,刘婶今天话很少,好像有什么心事。

      我跟刘强说了一会儿话,惦记着家里,便告辞出来。刘婶马上换了一副笑脸,
热情地挽留:“多待会儿吧,吃了晚饭再走。”

      我说不了,就向外走。

      刘强送我到门口,得意地小声问我:“怎么样,还不错吧?”

      我笑了笑,问他:“上过床了吧?”

      “那还用说?嘿,你还别说,这丫头在床上还真疯,我都有点招架不住了。”
刘强一脸的满足。

      我心想,秀秀一看就是那种体力特别好的女人,刘强这话倒是没夸张,以后
有他乐的啦。

      回家吃过晚饭,我想单独和姐姐说会儿话,可母亲一直在屋里,我也不能
明目张胆地拉姐姐去别的地方,只好跟她们聊些家常。

      晚上,我自己躺在东屋,想姐姐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还会不会有别的男人
娶她呢?

      半夜,忽然一个热热的身子钻进了我的被窝,然后听到姐姐小声说:“勇,
姐想你了,你想不想姐姐?”

      我抱住了姐姐已经脱得一丝不挂的胴体,心神激荡地说:“想!怎么能不想?
姐姐,你过来的时候咱娘睡着了吗?”

      姐姐轻轻地“嗯”了一声,头便埋进了我的怀里。

      我忍不住心里的好奇,问她:“姐,刘强他爹还找你吗?”

      “能不找吗?可我把话也给他挑明了,让他在我和咱娘两个里面选一个,我
不想跟娘抢男人,也不愿意他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他挺不高兴的,这些天出门
散心去了。”

      “咱娘是什么态度?”

      “她没说,不过我看得出来,她舍不得跟长海断,毕竟他们这么多年了,咱
娘现在也只有这一个相好的。我想清楚了,长海要是不选,我就跟他断了,再怎
么说,我是当闺女的,不能让咱娘伤心。”

      “你跟刘强他爹的事,咱娘知道吗?”

      “那还能不知道?咱娘又不傻!咱娘现在也很难受,她没想到长海会对我下
手……”

      “你和刘长海做那事的时候,咱娘看见过吗?”

      “没有,我很注意这个,让娘看见多不好意思……长海倒是不怕,好像还巴
不得让咱娘看见,他总想着跟我们娘儿俩一起玩,哼,美死他!”

      “姐,你以后怎么办?真的不嫁人了?”

      “嗯,姐姐有你呢,只要你心里想着姐姐,有时间就回来看看姐姐,我就知
足了。”

      我很感动,把姐姐抱得更紧了一些。

      姐姐忽然在我耳朵边小声说:“你知道吗,女人也不能没有男人——我每天
晚上跟娘在一起睡,要是长海有几天没找过娘,咱娘晚上就睡不着了,在炕上翻
过来掉过去地‘烙饼’,还轻轻地叹气。半夜我还见过咱娘自己用手弄……有时候,
她受不了啦,就钻到我被窝里,抱着我,还摸我、抠我,把我也弄得很难受……
所以我觉得娘很可怜,我不能跟她抢男人。反正我还有你,比咱娘幸福多了。”

      姐姐的身子越来越烫,我也听得欲火升腾,翻身将姐姐压在身下。

      “哦……小勇,姐姐的下面好痒,你快点儿进来吧。”

      我将鸡巴慢慢地插进姐姐的阴道里,感觉里面好烫,阴道壁的肉褶蠕动着
夹紧了我的大肉棍子。

      “姐,你身子没事吧?”我担心地问,毕竟她刚做完流产还不到一个月。

      “没事,姐姐现在好想,你快点儿动吧,姐姐饿了好多天了,你今天好不容
易回来一趟,一定要把我喂饱!”

      我不再多言,大力地抽送起来。

      忽然,我感觉门口有轻微的脚步声,透过门上的毛玻璃,我看到了一个人影,
是我母亲!难道她刚才没睡着?

      (第七章完,待续)

附下载指南(不要直接点击链接!否则会乱码!)
本站TXT文件下载方法:[报错]
PC:鼠标移到下载链接处--点右键--从链接另存文件为--下载成功
手机:手指移到链下载接处--按住不放--选下载链接--下载成功


AD:3D性爱游戏
AD:姐姐操亲弟弟
AD:桃色汇--一个专注于稀缺、另类、乱伦、奇葩、爆料、黑料的在线视频分享网站
色聚 | 不良研究所 | 妙物指南 | 洞感地带 | 花小猪导航 | 蜜桃导航 | 头文字S | 小黄鸭导航 | 必备福利 | 聚色阁 | 水帘洞导航 | 传送门 | 稻妻導航 | 璃月导航 | 灵珑导航 | 色色研究所 | 超级入口 | 口袋福利 | 吞精兽导航 | 精东导航 | 偷心贼 | 隐秘部落 | 黑料爆料 | 成人VR在线 | 高清连续剧 | 稀缺真实乱伦

0 Reply   |  Until 7天前 | 101 View
LoginCan Publish Content
精彩推荐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