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母女调教】第二十七章

少妇   ·   发表于 7天前   ·   综合精粹
 
 「重生之母女调教」第二十七章

  作者:needfor08

  2010年7月22日发表SexInSex

  ********************************************************
    to  fengbaonanji:这BUG严重了啊。。。怀孕了还来大姨妈?话说激经
是啥。。。说实话这几章有点假了,有点那种快餐色文的感觉,就刘颖来讲,讲出
那种自称奴的话很简单,但是娟的话,有点过了。。。殴打刺针重口了点,还有一
点,看YY色文么,大家应该都喜欢女人都是主角的,刘颖的话,算是性奴,但也不
能便宜别人啊,狼哥 的话,哪边凉快哪边呆着吧。。。作者开篇不是写了,主角
灰常有钱势力,狼哥这种混混老大级别的,还是不要和主角抢性奴了撒~~~

   说句实在话,兄弟你这话说的有点过了。1、激经是啥,你可以去百度查查,我
就不多说了。2、陈玉娟自称为奴,都是在她性欲高涨的时候才有的,和刘颖一直都
自称为奴还是区别很大的。3、针刺?老大,你是不是看花眼了?我的原话可“刘颖
以为是小恶棍拿针扎自己,心里发寒” 实际上是滴蜡而已。4、这个你说的有些道
理,但我很是反感那种种马文,老大的美女一大堆,小弟的一个也没,即使有也是
些歪瓜劣枣,难道小弟就没有人权吗?刘颖是狼狗的初恋,梦中情人,虽然当初只
是单相思,另外主人公对刘颖这么贪财也不感冒。这样说起来,主人公把她让给手
下也能说得过去吧。

    写文很辛苦的,希望各位能够口下留情!

  写肉戏真的很累,光写这干姊妹的碰面就很麻烦了,一直没有思路,好在
终于完成了。想想以后的母女、姐妹等等依次见面,头疼。

  不过,我觉得,这种母女姐妹花的色文,最吸引人的部分就是两个有血缘
关系的女人初次碰面的时候最具诱惑力和冲击力,既要写肉戏,也要写两个女
人的心理变化,是最难写的部分之一。

       日本翻译过来的作品中,相当一部分是直接将两个女人放到一起,干了起
来,和普通的3p差别不大。我想,这一部分中应将女人的羞耻心和肉体的快感
写出来,才算过关吧。我也不知道自己写的算不算过关,请大家多多指教。

  ********************************************************

  「重生之母女调教」第二十七章

  刘颖瘫倒在地上,嘴里含着男人腥臭的精液,嘴角下垂的银丝连到胸部,
下体暗红色的月经水也尚未干结;脸上、小腹被打过的地方还在隐隐作痛;而
痛经引起的下腹坠痛一直存在,整个人看起来狼狈至极。

  刘颖干哕了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此刻她感到一阵的轻松,不仅仅是窒
息之后重获空气的轻松,还包括了心理上的轻松。因为她知道,折磨自己多年
的噩梦终于可以结束了。

  自从李成山被自己丈夫害死以后,刘颖几乎每天都睡的不踏实。她这个人,
除了自私一点,贪财一些外,基本算个好人。张天来的手段让她心惊胆战,却
又不敢说什么。对于陈玉娟她只有内疚和亏欠,只能躲开陈玉娟的视线。

  现在终于坦白了自己的心事,仿佛一块大石头落了地,心情也放松了。至
于陈玉娟如何对待自己,无所谓,小恶棍应该还会利用自己做一些事,自己还
有利用价值的。唯一可担心的,就是男孩的殴打……

  ……

  不知刘颖是有心的还是意外,她吃的避孕药失效了。当确认她怀了自己的
孩子,狼哥才算是真的将刘颖放到了心里。刘颖犯事后,害怕陈明华的处罚,
她也曾暗暗的挑拨过狼哥和陈明华的关系。

  「狼哥,陈明华真的是你老板啊,他岁数那么小。」一次云雨过后,刘颖
搂着怀里的男人,幽幽的问。

  「宝贝儿,当然,别看老板年纪小,却很会办事。」

  「我觉得,狼哥你的能力也很强啊」

  「嗯?宝贝儿,我自己的事自己清楚。并且,我算过命的,陈少可是我命
中的贵人。」狼哥也不笨,自然听出了刘颖话里的含义,「我只想稳稳当当的
过日子,老板的后台可硬了,跟着他,这辈子就不用愁钱的事了。你可要对老
板尊重些」

  「算命?是怎么回事呢?」

  「三年前……」

  狼哥就将他算命经历复述了一遍。他自然不知道,那个所谓的半仙是我假
扮的,说的不过是我早就知道的剧情,准确的算出他将有血光之灾,还将自己
描述成了他的贵人,绝对不可冒犯。当事情一一验证后,狼哥对我完全是死心
塌地的了。

  「哎,那个半仙真的灵验的很,可惜后来我再去找他,怎么也找不到了。
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啊。」

  「狼哥,我怕老板打我。我受罚是应该的,但我怕伤了肚里的孩子……」
听了狼哥的叙述,刘颖这才死了心,其实她也有点迷信。

  「你放心,我会替你求情的。老板对仇人手狠,对自己人却很好的……」
狼哥想起了张天来的事,心中一动,「老板现在可是也把你当成仇人了,你要
做的,就是……」

  「挑明想和你在一起的事?」

  「对!干掉张天来,咱们才能在一起。你跟老板说,你也想张天来死!」

  「你跟老板说吧,我怎么好意思说想要干掉自己老公?」

  「还是你说有效果。让我当面跟老板说,抢了他的女人,还干大了肚子,
我也怕他尅我。」很难得的,狼哥的黑脸发红了。

  ……

  可是,现在陈明华和陈玉娟在一起,自己怎么好意思说出自己的心事?

  「骚货!赖在地上不起来了?」我看刘颖呆呆的躺在地上,抬了抬脚。

  「主人,对不起!别踢我了,我愿意为你们做任何事,赎我的罪。」刘颖
用言语试探着,弑夫的想法自己最好不要主动提出,「娟姐,帮帮我好吗?」

  「小华……」陈玉娟不知道如何和自己昔日亲如姐妹的闺蜜交涉,向我求
援。她也看出了刘颖的虚伪,但却没法吐出那些恶毒的语言。

  「好,我不踢你。刘姨,你知道今晚张天来在那里吗?」

  「不知道。吃完饭就走,现在肯定不在家,连着俩月了,每周这个时候他
都不在家。」

  刘颖不禁想起张天来那狰狞的嘴脸,自己吃饭时不过是随便问了句他的去
向,张天来就大怒,拿饭菜做借口将自己臭骂一通,根本不顾及静静就在眼前。
天可怜见,这张天来也太难伺候了,很多东西都不吃,或者不爱吃或者是过敏。

  「你看看这些。」我将一沓照片扔到她面前,「他有了新情人了。」

  「那又怎么样呢?反正他回来也对我没啥好脸色,还不如让他去折腾别人
呢。」

  靠,这个刘颖还真是隐藏的很深啊,我不得不使出绝招了。我又甩给刘颖
几张纸片。

  「那你再看看这个!」

  小样,我不信你不发飙。要想干掉张天来,刘颖是避不过的一关。有了狼
哥求情,我也不能把她咋的。最好是能勾起刘颖对张天来的愤恨,才好浑水摸
鱼。趁着刘颖翻看纸条,我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巧的录音机。

  我要是知道刘颖怀了狼哥的种,就不用费这么大的事了。

  「什么!?x月x号,消费一万三千七百块;x月x号,消费六万八千二
百块……」刘颖的手仿佛抽筋了,抖个不停,面目扭曲,直接爆了粗口,「妈
了个屄的,那些女人的屄难道是镶钻的?这么贵!」

  「天杀的张天来!挨千刀的!我操你个死妈!玩这些女人你他妈的就有钱
了?养活我和静静都没钱了?」

  「娟姐啊,我可没法活了,张天来这个老不死的,不给我们娘俩一个子,
在外边嫖女人却这么舍得!我,我回去拿刀砍死他!」

  看着账单上一个个天文数字,下面还有张天来的签名,看着熟悉的笔迹,
刘颖的心都在滴血,这简直比杀了她父母都要仇大。她当然晓得这是小恶棍的
挑拨手段,但还是遏制不住自己的怒火。她脸上的愤怒,倒是有百分之九十真
心的。

  「哦,你想和张天来拼命?哎呀,这可不大好,那样不是谋杀亲夫吗?」
我等了一会儿,看刘颖稍微平静一些,插嘴道。

  「谋杀亲夫又怎么样?我就是想让他死!」刘颖还想说些什么,突然看到
我手里的录音机,吓了一大跳,「你,你想怎么样?」

  「啪」的一声,我关上了录音机,「呵呵,我不过是想劝劝你罢了,劝和
不劝散嘛。毕竟你和老公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了,女儿都那么大了,怎么说也
有点感情吧」

  「……」刘颖心里暗暗发凉,这个小恶棍的手段好毒辣,即使今天自己没
有杀夫的意思,这种情况下也只能就范了吧?

  「不过呢,过几天你老公万一出了啥事,警察局调查起来,我可是要将今
天的事讲讲清楚的。我可是个遵纪守法的好人哦。」

  「你,你陷害我!」刘颖一脸的凶相。

  「啪」的又是一声,这是我扇了刘颖另一边的脸蛋,「陷害你又咋的?我
告诉你,我这会儿心情好,想做好事啊。你不是想干掉张天来吗,我可要帮你
哦。不过你可别想玩什么花样,否则倒霉的肯定是你!」

  「唔……」刘颖呜咽了几声,感到戏演的差不多了,就顺水推舟,「好主
人,我感谢你,肯帮我的忙。需要我做什么,我肯定会全力配合的。玉娟姐,
你也帮我说说话啊,别,可别让我做替罪羊……」

  看着女人终于屈服,苦苦哀求的样子,我终于松了口,心里的石头也落了
下来,「明白了就好。起来吧,今晚好好伺候伺候我……我爽了一切都好说!」

  「小华,刘颖的那个来了,身子脏。」陈玉娟以为我没看到刘颖的异常,
提醒道。

  「还是娟姐心好啊。不过,你做小姐的时候,难道没学过,女人身上有三
个洞可以供男人玩的吗?」

  「啊?娟姐当过小姐?」刘颖被这种连续不断的信息冲击的有点发晕,
「真的吗,娟姐?」

  「……你听这个小色鬼胡说」陈玉娟面红耳赤,却没法否认。看着老师在
昔日的闺蜜面前强装的镇定,我突然想让她狠吃一下醋,让她自己撅着屁股让
我操,为了一根肉棒和自己的闺蜜翻脸。

  「胡说?阿雪姐姐,你的老屄可真值钱呢?赚了我多少钱了呢?你算过吗?」
我的言语逐渐恶毒起来。

  「阿雪?」刘颖有点迷糊了。

  「你流氓!」虽然知道男孩这是调情呢,但这种靠侮辱别人换取自己快乐
的方法陈玉娟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好好,我错了。对了,刘姨,你想不想和你娟姐一样,尝尝当小姐的滋
味啊?」

  「小华!」陈玉娟有点生气了,眼泪开始在眼眶打转。

  「别,我没事的,娟姐,只要主人高兴,咋弄我都乐意!」刘颖赶紧表白,
「为了主人,我乐意当小姐。」

  「看看刘姨,多乖!」我得意的捏起刘颖的下巴,淫笑起来,「我就赐你
个艺名吧。小珍,珍珠的珍,怎么样?好听吧?我的鸡巴可是没爽透呢,小珍
珍,陪你大爷我爽爽!」

  「娟姐,你先休息,等一会儿再上场。」

  我让老师成熟的肉体半坐在床头,张开双脚自己抱住,打开成了一个M字
型。

  「好丢人,你干什么啊?」陈玉娟感到自己的下体完全暴露在灯光下面,
眼前两个男女的眼睛盯着看呢,而黑暗处仿佛有更多的眼睛正盯着自己的私处,
不禁害羞起来。

  老师的阴毛反射着亮光,阴道口虽然清洗过,但还是有新的汁液流淌出来,
黑红色的阴唇依然有些发肿。双腿打开,让阴唇上方的小豆豆也裸露出来,在
空气中傲然挺立。

  「老师,我是好心啊,让你休息休息。如果你不累,那咱俩先玩玩?」我
故意将正在充血的鸡巴朝老师一摆,吓得她急忙摇头,老老实实的将手脚抱紧。

  屋里三个人的身上都是一丝不挂,我示意刘颖站到我面前,面对着床。我
从背后,搂住刘颖,一手抚摸上她的胸部的巨乳,一手在她胯下摩挲着。

  「小珍珍,想怎么玩呢?」

  「大爷你说了算。」

  「刘姨,你们刚结婚时,住的是绿云小区吧?当时,你家和娟姐家是邻居
吗?你们两个是不是很出风头啊,被人称为大小玉女?」

  是,就是绿云小区,陈玉娟的眼神一阵迷离,十多年前的回忆突然涌上了
心头。

  ……

  「娟姐,你看,我的这件裙子漂亮吗?」

  「哎呀,真漂亮!小颖,你的身材配这件衣服,可太棒了。不过,裙角是
不是短了些?都快露出膝盖了」

  「娟姐,你老土了吧?这个啊,可是现在最流行的连衣裙呢。娟姐,怎么
样,你也弄件穿穿?你的身材比我还棒呢,还不得把你家老李给迷死?」

  「去去去,你那张小嘴啊,甜死个人不偿命哦。对了,这个多少钱一件?」

  「不贵,128块一件。」

  「啊?抵得上我半月的工资了,这还叫不贵?」

  「哎呀呀,娟姐,就这都快抢没了。我跟供销社的那个王姐关系好,才给
咱俩留的。你要是不要啊,我可跟她回了啊。」

  「好,我定一件!」

  那件事,两家的男人都是很不乐意,但对外人说起来却是一副不以为意的
样子,显示他们的慷慨大度和对妻子的关心。陈玉娟和刘颖则偷偷乐了好久。

  当时,身穿同样连衣裙的两个女人经常一起出现在小区里,成为一道靓丽
的风景线。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她们是两个亲姐妹呢。而那些好色的男人称她们
为玉女姐妹,知道她们都已经是少妇后,很多男人都万分惋惜,都说是鲜花插
到了牛粪上。

  ……

  「哈哈,娟姐,那些人给你们的外号,还有另外的意思呢。玉女是没错,
不过那个玉是欲望的欲啊!那些臭男人,可是都把你们当成了自己梦中情人,
手淫的对象啊!」

  「你个坏蛋!」陈玉娟被拉回到了现实中,脸上发红。眼前的男孩是在羞
辱自己,让陈玉娟感到深深的屈辱感,身体却出现了一些异常的反应。

  「啊,现在你们两个玉女的样子,那里够得上清纯二字?大骚货,看你的
腿张得那么大,阴毛长得那么旺,是不是在等着主人的大鸡巴日弄啊?小贱人,
你的奶头这么硬挺,月经来了骚水还怎么多,你是不是也正像野猫般发情呢?
我看啊,你们两个玉女简直是比荡妇都浪,比婊子都贱!」

  「我说的对不对啊?刘姨?」

  「对,对极了,我就是个发骚情的贱屄,等着您操呢!」刘颖被骂的心头
火气,大腿用力夹住男孩的手,扭动起来。

  「呸!我才不骚呢!你个小流氓」陈玉娟嘴上硬挺着,身体却出卖了她。

  「好好好,你不骚。陈老师,放心,今天我不动你。看看我怎么玩这个贱
货吧!」

  不知怎么搞的,我心里那个暴虐的念头越来越强,想用最暴虐的手段去惩
罚怀里的这个贱妇。我想了想箱子里的工具,就拿起了那根黑黝黝的鞭子。

  「啪」的一声,鞭子在空中虚抽了一下,吓得两个女人浑身都是一哆嗦。

  不行,不能再让小恶棍打了。刘颖终于鼓足勇气,哀求起来,「主人,别
打我了,我,我有孩子了!」

  「什么?」我和陈玉娟同时问道。

  「我肚里有了。求求你,别打我了,等我生下来你怎么玩都行。」

  「啧啧,你可真他妈的骚性啊。是谁的种?嗯,我知道了,是狼哥的!我
操,你们这对奸夫淫妇,动作真他妈的快啊!」

  「哈哈哈」我突然狂笑起来,「刘姨,你是不是也盼着张天来死啊?日了,
枉费我半天口舌。刚才你表演的可真像啊!连我都给骗过了!」

  陈玉娟看着刘颖那平坦的小腹,想到有一个小生命正在里面孕育成长,偷
偷看了一眼自己的肚皮,若有所思。

    「不可能,你怀孕了怎么还能来月经呢?」陈玉娟突然想到一件事,怀疑
的问道。

    「我这个是激经,很少见的。」刘颖向陈玉娟解释道,又冲我扭头,「主
人,我给你舔鸡巴,插我的屁眼,什么都成,别再打我了。」

  「那咱们换个玩法吧。我从小到大,还没玩过孕妇呢。」

  刘颖躺在陈玉娟的面前,嘴巴对着陈玉娟的大腿。刘颖的身体呈现一根弓
形,陈玉娟的膝盖正好对住刘颖的小腹。

  「娟姐,你的腿好白!」

  不用我吩咐,刘颖就乖巧的拿舌头舔了起来。陈玉娟觉得大腿被舔到的部
分痒痒的,忍不住将身躯扭动起来,使得她的膝盖也在刘颖的阴阜处摩擦起来。
两个女人嘴里发出醉人的哼哼声,两条美女蛇在床上缠到了一处。

  我点着了一根红蜡烛,在陈玉娟面前晃了晃。

  「不!」陈玉娟看着蜡烛不停跳动的火焰,红红的蜡油正朝自己滴来,大
叫起来。

  「啊!」发出痛苦喊叫的却是刘颖,她雪白的屁股蛋子上绽开了一朵红色
的小花。刘颖被陈玉娟的膝盖摩擦的正在发骚,淫水潺潺,猛然感到屁股处一
阵异样,扭头一看,发现上面出了一滴血,不禁哭喊起来。

  「不要啊,放过我吧!」刘颖以为是小恶棍拿针扎自己,心里发寒。话还
没喊完,屁股处才感到了蜡油的热度,也看到了男孩举着点燃的蜡烛,在自己
的屁股处晃动。

  「好烫!啊……」刘颖的心放了下来,蜡烛她也玩过,知道对人伤害不大,
但她知道,如果不哭喊出声的话,蜡烛的高度可是会越来越低的。

  「操,这么高你还喊啊!」我观察着刘颖的表情,慢慢降低了火焰的高度。

  「……啊啊啊!!」一阵火焰灼烧股的感觉在刘颖肥臀上猛地涌现,让她
的喊声更加淫荡。

  「要烫坏了,快住手!」

  我哪里肯停,将蜡烛的倾角弄大,使得溶掉的热蜡好像雨点般落下,在本
来纯净无瑕的臀丘上,添加了点点红色的梅花。刘颖本能的左右扭动身体,躲
开蜡滴,看起来却像是要在紧紧的夹住陈玉娟的膝盖一般。

  「哈哈,小珍你发骚了,阿雪的那个太粗,可是插不进你的骚屄的哦!你
可要小心啊,别只顾自己爽了,把肚子里的孩子给碰坏了哦。」

  「不是,啊,好疼。」

  我继续玩弄着手中的蜡烛,欣赏着刘颖两张肉丘放浪的舞蹈。陈玉娟两眼
迷离,膝盖处热乎乎、湿漉漉的,被刘颖的淫水完全打湿了。而她的肉缝,也
被刘颖无意间的鼻子和下巴碰到。看着胯下干妹子淫荡的表演,听着她夸张的
呻吟,荡意慢慢涌了上来。

  「娟姐,你也来吧?」我注意到老师眼神迷离,鼻翼微颤,心中一动,老
师发情了吧?

  「嗯……」不经意间,陈玉娟放松了心神,却被我钻了空子。

  「啊!」陈玉娟的大腿上绽开了红花,距离高了一些,并不十分痛楚。

  「舒服吧?」我用诱惑的语调勾引着老师,「我们继续?」

  「嗯。」这次是肯定句。微微发痒后,皮肤并未告警,反而很是舒服。但
随着蜡滴的逐渐发热,陈玉娟的声音也带上了颤音,显示着肉体所受的痛苦。

  我将蜡烛在两个女人上面来回摆动,红色的梅花依次绽放,时而在刘颖的
臀部,时而在陈玉娟的大腿处。不一会儿,两个女人相应部位已经被一层薄薄
的红蜡所覆盖,和周围白腻的皮肤相映成趣。

  蜡终于滴完了,两个女人的呻吟却还没有停止。我的鸡巴早就硬的不行了,
我慢慢对准刘颖的菊门,将龟头上的粘液涂抹在上面。

  「不要,不要插!」感到菊花处被一根火热和湿滑的东西顶住,刘颖兴奋
的浑身颤抖,嘴上却在拒绝。她的双手却主动的探到自己的后面,用纤纤玉指
将自己的两半臀瓣掰开,方便我的进入。

  「操你妈的贱屁眼!」我嘴里骂着,试探着将自己的龟头对准刘颖的肉洞,
往里面挤了进去。毕竟是以前进过一次了,这次我的肉棒轻车熟路的就钻进了
女人的直肠。

  刘颖感到屁眼一张,便被一只热烘烘的铁棒强行分开。随即肛门处的括约
肌本能的收缩起来,想将异物排泄出去。

  「小珍珍,操你妈的屁眼好紧!爽死我了!比你的骚屄可强多了!」

  「主人爽了就好!那就请主人慢慢享用颖奴的下贱屁眼吧!」刘颖轻摇着
屁股,适应着体内的肉棒。随着屁股的摆动,已经冷却的梅花纷纷脱落,顺着
臀部的曲线滑落到地上。

  「不嘛,我也要!」陈玉娟欲火正旺,看到小色鬼和干妹子搞的有声有色,
自觉受了冷落。她撅起自己的大屁股,朝我摇着,「主人,贱奴要你的鸡巴。」

  「你还不是我是性奴呢,怎么叫我主人!?」

  「你个坏蛋,故意逗我!快来操我吧!」

  「怎么,你的小屄不疼了?」

  「不疼了,就是痒,痒的很,请主人你给贱奴我止止痒啊,主人,你放心,
我的小屄比这个贱货的屁眼可强多了!」

  听到老师吃醋了,求着要我的鸡巴,我快高兴疯了。我摁住刘颖的屁股,
不让它乱动,缓缓将鸡巴抽出。

  「啊,不要走啊!」刘颖感到了一阵空虚,扭头哀求道。

  「贱货,给我舔身子!」

  我埋头下去,将手指沿着老师的阴唇划了一根圆圈,陈玉娟条件反射般的
将屄口张开,等待我的插入。

  「玉娟婊子,我对你的贱屄没啥兴趣,我想玩玩你的菊花,愿意吗?」

  「随便你!」

  停了一下,陈玉娟却突然转变了口风,「那里,不行!」

  「哦?为什么呢?」我的手滑向了老师的屁眼处,在菊花的花瓣上滑动,
让那皱褶一阵颤抖。我的手捏起皱褶,往上拉起,放开。

  「我还没准备好呢。那里脏!」

  「我不嫌你脏!老师,我倒觉得你的菊花很香呢!」我将鼻子凑近了老师
的屁眼,一股人类肛门特有的臭味扑鼻而来,但再情欲的刺激下,我将它当成
了一种对性欲的刺激。

  「不要,不要舔啊!」陈玉娟觉得屁眼一凉,一根又湿又软的东西顶住了
自己的菊花,还一动一动的。这是小情郎在给自己舔屁眼呢!好痒,好舒服,
但是……

  「骚货,你不要动,让我好好尝尝你的菊花。」

  「主人,你别急啊,等到……再献给主人你!」陈玉娟两腿打颤,屁眼处
传来的酥麻感让她差点栽倒。

  「等到什么时间?我没听清。」我抬起头,疑惑的问。

  「这个贱货!竟然敢反抗主人您!看我不把你的菊花插爆!」刘颖看我和
陈玉娟一副郎情妾意的样子,吃味的不行。

  小恶棍将鸡巴从自己的屁眼里抽出来,竟然去给陈玉娟舔屁眼!她都快嫉
妒死了,此刻她感到终于有机会表现自己了,拿起一旁的假阳具去戳陈玉娟的
屁眼。

  「滚开!」我一把将刘颖的手打落,「这没你他妈的啥事!继续给我舔!」

  「等到你给我女儿开苞的时候,我再将我的菊花献给你!」陈玉娟扭过身
子,趴到我耳边,轻轻的说。

  「啊?哈哈哈,好个娟奴,你可真会讨好你主人啊。不错啊,这个创意我
喜欢」我的心情好极了,为老师的变化开心至极,「娟奴,别害羞啊,你大声
些,让颖奴也听听你的诚意。」

  「我,我要将我的处女屁眼和女儿的处女之身一起献给主人!」不知是疼
的还是臊的,陈玉娟痛哭出声,梨花带雨,真是美极了。

  「什么?」刘颖在一旁听的目瞪口呆,「女儿?梅梅?」

  「怎么,你奇怪吗?你看玉娟婊子多忠心呢,把自己的女儿献给主人操。
刘姨,你愿意吗?」



[ Last edited by needfor08 at 2010-7-25 15:15 ]

附下载指南(不要直接点击链接!否则会乱码!)
本站TXT文件下载方法:[报错]
PC:鼠标移到下载链接处--点右键--从链接另存文件为--下载成功
手机:手指移到链下载接处--按住不放--选下载链接--下载成功


AD:3D性爱游戏
AD:姐姐操亲弟弟
AD:桃色汇--一个专注于稀缺、另类、乱伦、奇葩、爆料、黑料的在线视频分享网站
色聚 | 不良研究所 | 妙物指南 | 洞感地带 | 花小猪导航 | 蜜桃导航 | 头文字S | 小黄鸭导航 | 必备福利 | 聚色阁 | 水帘洞导航 | 传送门 | 稻妻導航 | 璃月导航 | 灵珑导航 | 色色研究所 | 超级入口 | 口袋福利 | 吞精兽导航 | 精东导航 | 偷心贼 | 隐秘部落 | 黑料爆料 | 成人VR在线 | 高清连续剧 | 稀缺真实乱伦

0 Reply   |  Until 7天前 | 124 View
LoginCan Publish Content
精彩推荐 关闭广告